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女人性感的s曲线,从后面望去,就像一张美丽的油画。纤细婀娜的腰肢,丰满的圆臀,白皙修长的双腿开合着,神秘的花穴儿暴露在外,成为整张油画的亮点。艳丽如一朵盛开的桃花,粉嫩饱满,染满了湿漉漉的花水,仿若刚经历了晨露的浇灌,淌着水,滴滴答答地轻落在沙发上。
    言欢感觉商廑的气息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直到火热的胸膛贴在她冰凉的后背上。厚舌舔弄着她敏感的耳廓,许是闲着不过瘾,居然轻咬起她的耳骨。
    言欢发出猫一般的轻盈低吟,他怎么还咬上她了,身子不经意地向后弓,掩饰她的小开心。恼人的舌继续往下,侧颈的玉白肌肤被他啃咬得微微泛红,一点都不疼,很轻,很轻,像羽毛掠过,撩得人心里直痒痒。她悄悄往下挪动,滴着花水的穴儿碰到商廑火热的根源,被烫得一惊。
    “廑,你,啊~~~~~~~”炙热的硬根猛地插入她湿润的甬道里,毫无任何预兆,一插到底,占满整条花径,插得满满当当。
    细细的啃咬来到她香软的肩头上,留下一排排小红印,商廑这才满足。性感的唇划过言欢的耳畔,灼热的气息扑洒在言欢的耳后,激起一片潮红之色,“欢,都塞进去了,舒服吗?”他也同样跪立在沙发上,像条小哈趴狗,护在心爱之人的身上,这个羞人的体位他早就想尝试下。
    商廑挺起腰,缓缓在言欢湿润的甬道里律动。他轻轻提起言欢的腰,往后挪,大手从腾出来的空隙中,穿进去,揉弄起她的浑圆。拇指和食指弯曲,搓捻着敏感的小乳头,没过片刻,言欢就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声,“廑,不要搓,都,都喷到沙发上了。”
    奶汁充溢的乳儿,不停地往外冒,噗噗噗的喷射声和甬道里慢摩轻动的粘膜交合声,淫靡却又快乐。
    “宝贝,不怕,奶水要弄出去才不会涨,老公继续帮你揉揉。”搓捏乳头的手指可算停下,商廑十指大开,顺时针地揉动着两个饱满的浑圆,噗噗的喷奶声,不断传出,打湿了真皮沙发的靠背。“看,还有很多没出来呢,宝贝的奶水可真足。”
    商廑轻摩慢动,黝黑的茎根摩挲着言欢的小花肉,她吸得他很紧,紧到他无法大幅度地肏弄。揉捏双乳的手,撤下一只,沿着她平坦的小腹一路滑下,抚弄她花阴顶端的小阴蒂。酥酥麻麻的快感顺着那处传遍了她的四肢百骸,身子顿时放松了不少。
    商廑趁着她松软的片刻,立刻抽动,嗙嗙嗙嗙地狂肏猛击起来。伞状的大龟头次次撞着言欢的花心,猛入,快出,淫水伴着肉棒的抽离,倾然而出。内壁里的花肉全部炸裂开,滋润着狂野的性器,助长着他的攻势。言欢被肏得舒服死了,小屁股被商廑的蛮力顶得直乱颤,晃动着喷奶水的双乳,快乐得要升上了天。
    “啊,啊,啊,啊,啊,廑,好舒服,好棒!”柳眉上扬,脸上布满激动的红潮。
    贴服在沙发的男女交缠得如连体婴儿般,只是偶尔能看到男人黝黑的性器来回进出女人下边那张殷红的小嘴,唇瓣被入得直飞飞,明明狰狞得可怕,可两人却总是发出交替的低喘声。
    “小妖精,老公弄得你美不美”商廑喘着粗重的气,狠狠往里一顶。
    “啊,美,都快美死了。”
    “宝贝,老公让你再美些。”商廑立刻拔出肉棒,“欢,宝贝,快躺下,老公这就给你!”
    奶汁顺着胸前流到小腹,骚儿穴滴着花汁,白皙的小脸红红的,明明淫乱不堪,商廑却看红了眼。
    言欢羞恼地立刻躺在湿漉漉的沙发上,“廑,换个地方做吧。”她都能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,腥甜夹杂的怪味。
    商廑俯身压在她身上,“不要,我就要在这张沙发上好好肏你,宝宝的奶水和淫液好闻得很,我更硬了。”勃起到最大硬度的肉棒身体力行地再次撑开她狭窄的穴儿缝,龟头破开周围的嫩肉,一个挺动,一下插到了最深处。
    “啊,啊,啊,啊,廑,太粗了,要撑爆了。”龟头转着圈地摩擦着她的花宫口,粗壮的肉棒狠狠地来回捅弄,恨不得立刻进入她的小花宫。内壁的花肉被掀翻,狂野的抽插令言欢,环住了商廑的腰,迎接他更为迅猛的肏弄。奶汁不断喷出,射在了商廑的脸上,他低头来回含住两小乳头,边肏她,边吸她的奶儿。
    言欢激动地按住商廑的头发,挺起腰,小屁股抬离沙发,她被商廑肏得差点飞起来。酸爽的快感由一处变成两处,甬道里的花水越攒越多,嗙嗙嗙嗙的肏击声,伴着淫水纷飞的啧啧响动,从交合处传来。
    商廑抑制不住地狂喜,猛地一吸,深插。龟头闯入子宫的同时,他松开言欢的乳,奶水射满了他的脸,他也把自己的子子孙孙全部射入她的花宫里。
    言欢的小腹鼓鼓的,可身上的商廑却还压在上边,她想排泄出去,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。小手轻轻地想要推开身上餍足的男人,“我,我想。”
    “宝贝是想泄出来!”商廑的脸上湿呼呼的,全是她的奶汁,言欢不好意思地点头。
    “我来帮你!”商廑缓缓起身,抽出了深埋的大肉棒,哗啦一声,淫水和精液混在一起流了下来。可言欢却突然被商廑小儿把尿般的抱住,他的中指插入了开合的穴儿缝,往里探得很深,抠弄着残余的液体。言欢被他的手指弄得发痒,“廑,没有了,真的没有了。”
    商廑却坏坏地笑了起来,“宝贝,你是不是又想要了?”抠弄的中指没有停下,反而甬道里又多出了两个手指,三指齐入快速地抽动着,“宝贝,老公帮你彻底弄干净!”噗嗤噗嗤的快速律动再次响起。言欢倒吸口凉气,他哪里是帮她,分明是在勾引她!最后,她臣服于他高超的指奸,又被商廑在沙发上用手指插到失禁,这才算彻底放过她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