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言欢从未料到,仅隔一天,她就从少女变成了人妻。
    刚出炉的小红本,在阳光的照耀下,闪闪发光。她将两个小红本举过头顶,甩了甩,嗯是真的!登记,领证速度之快,仅不到半个小时!
    商廑启动车子的声音,将言欢拉回了现实,“老婆,现在去哪?”
    言欢这才反应过来,商廑叫的是她。白天被他唤做老婆的感觉还有点怪,每次两人都是情浓时,他才会在她耳边不停说着老婆老婆的,某些限制级的香艳画面一一闪过,她又害羞地脸红了。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反正不想回家。”言欢侧脸,对着商廑羞赧一笑。
    “好,那我们就来点实际的。”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室内的大床上。
    “不要,你把窗帘拉上,大白天的,你怎么竟想着这种事。”言欢护住胸口,死活不让商廑脱掉她的文胸。气喘吁吁,汹涌的山峰荡来荡去,看得商廑口干舌燥。
    “好老婆,我想做,特别想。”商廑从背后搂紧言欢,下巴蹭着她的香肩,“给我,好不好,对面不会看到的!”
    “不要,好害羞,啊,你,讨厌,别,别揉那。”言欢护住了上方,可下发却失守。商廑的手钻入言欢小腹下的内裤,摩挲着浓密的萋萋芳草,待得渐渐湿润时,中指和食指分开她的两片小阴唇,往里插了进去。
    “啊,你,你讨厌,大白天的,啊,啊,啊。”白皙的颈项向上扬,一脸陶醉的接受着商廑指尖的洗礼,噗嗤噗嗤的淫水响动,两指的速度越来越急,眼看就要将言欢插出个小高潮。可却在这时,坏坏的手指猛地抽出,花水喷涌,打湿了床单。未曾尽兴的小骚穴,傲娇地抖动着,护在前胸的手早已垂落。任由身后的商廑,解开她的胸罩,揉弄她浑圆的双乳,一侧的乳肉上满是她的花水,湿答答的,好淫荡。
    “嗯,嗯,老公,你太讨厌了,非要做吗?”言欢口是心非地说,其实,现在明明是她更想要。
    商廑爱极了言欢欲拒还迎的小模样,开口逗弄道,“嗯,要做,今天要肏到你一天下来不来床。”
    “不过,在那之前,先等老公一会。”就看商廑火急火燎地跑入了言欢的那间卡通房,再回到卧室,他的手里多了个淡紫色的眼罩,他替言欢戴上后,薄唇擦着言欢发红的耳,“这回就什么都看不到了!”
    刺眼的光线全都不见,世界顿时一片黑暗。天旋地转间,言欢就被商廑压在身下,双手无助地搂住商廑的脖,修长的腿盘紧他的腰,水润润的穴儿口正对着商廑的炙热,几乎连体婴儿的亲密姿势。
    言欢后悔死了,她为什么说要拉窗帘。什么都看不见,身体其他部位的感官知觉,会被扩大好多倍,变得异常敏感。就好比说,炙热的茎根正摩擦着她的花口,这本就稀松平常的动作,却通过丝丝的摩擦声,入了她的耳,她的脑海里全是一幅幅香艳画面,爱液从甬道里不断往外冒,她快控制不住了。
    “廑,给我摘下来!”
    “不要!”身下的女人就像一只迷路的小兔子,可爱得紧,“老婆,交给我,放松,试着感受我。蘑菇状的大龟头从穴儿缝的最底端,入了进去,炙热的阴茎摩擦着湿润的阴道,一点一点往里挤。
    “老婆,感受到了吗,你的小骚穴儿正慢吞吞地吸着老公的肉棒,好紧,好润,嗯,终于全吞进去了,老婆舒服吗?”
    “你,不要说出来。”淡紫色的眼罩下,一双杏眼怒瞪,可惜,无济于事。
    “好好,老婆的小逼就是这么水润,老公要开始动了。”商廑弓腰,侧腰的紧实线条彰显他的男性力量,屁股往前一顶,噗嗤一声,龟头狠撞了下言欢的小花心。
    “啊,老公,不要,好深!”言欢没想到他一下子,就插到最深,真是个急不可耐的大色狼。
    “一点都不深,你咬得老公死死的,分明是喜欢得不得了?”商廑继续三浅一深的连连撞击,噗嗤噗嗤的润泽淫水就着黝黑的火热在拔出时,喷得两人股间湿呼呼的。商廑的手抹了把股间上的淫水,再撬开言欢的嘴,中指仿着胯下的性器,同时抽插。
    “老婆,尝尝,这是你的味道。”中指勾弄她香软的小舌,性器卷弄着她湿滑的壁肉,商廑匀速地律动着,急坏了床上的言欢。
    小嘴被他的手指撑开,哪里有什么味道。可是他的手指真的好修长,言欢的香舌将他的中指舔了个遍,口水顺着嘴角流下,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。
    “唔,唔,唔。”言欢晃着小脑袋瓜,小屁股往下挪,勾住商廑的双腿,猛地一夹,“啊~~~~~~”硬硬的肉棒横冲直撞地肏起来,好在他松开了嘴里的手。
    “啊,啊,啊,啊,啊!”商廑每次顶入,都会撞得言欢头皮发麻,下边的小嘴配合着他肏动的淫叫,停不下。
    “老婆,再叫大声点,大声点。”哐哐哐哐,商廑狂甩着健硕的腰,深深捅入,快速抽出,再捅入,撞的言欢直呼畅快。“啊,啊,啊,老公,老公,要破了,要破了,小穴要被你肏破了。”
    言欢激动地圈住商廑的脖,对着他的嘴,就是狠狠啃咬,两舌翻滚之间,竟带出血腥的味道。她这才意识到,这次是她咬伤了他。
    “不怕,老婆,我好开心。”嗙嗙嗙,商廑用热情的肏弄,回应言欢的愧疚,“老婆,好爱你!”
    “啊,啊,啊,老公,我也爱你,最爱你,啊~~~”勇猛的龟头冲破薄薄的壁垒,进入了言欢的小花宫,里边温热一片。商廑倍感温暖,一个兴奋,万千子孙全部交代了去。凸起的小腹,被商廑的大手挤压着,“老婆,这里会不有宝宝?”
    他拉过言欢的手,放在了凸起的地方。
    言欢羞赧地开口,“应该能有吧,我现在是排卵期。”
    商廑一听这话,兴奋地抽出他的大兄弟,换着各种姿势,将新娶的小媳妇,肏得透透的,他就不信,今晚不能一举夺魁!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